个税调整应有怎样的政策指向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4日
       财政部评论员尚浩近日以研究报告的形式回应了长期以来关于是否应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争议。它想表现出什么样的政策意图和政策方向?毛呢布?众所周知, 减轻中低收入者税收负担, 拉动内需、扩大消费、促进经济增长, 已成为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选择和重中之重。但是, 由于财政部报告得出结论认为, 提高个税起征点并不能让中低收入者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实施个税全面征收的条件还不成熟, 那么应该怎么做呢?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调整? ?税制改革应该如何改变?纵观世界各国的金融史, 经济危机时期刺激经济的需要导致财政赤字增加, 需要寻找新的财政增长点。人们注意到, 美英两国政府积极出台一些政策, 提高高收入群体的税率, 以挽救财政低迷的局面。据权威数据显示, 美国近50%的工薪阶层只承担5%的联邦所得税, 10%的高收入者承担60%以上的所得税, 而美国最富有的1%收入者承担30%以上。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倒金字塔”的税负结构?此刻, 中国已经开始酝酿的进一步的个人所得税改革, 如果还停留在是否要实施的细节上, 而不是明快地跟风, 顺应民意条件, 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 它的困惑, 它的关注点是什么?国民经济正处于动荡时期。如果经济不稳定, 就业就会不稳定, 社会就会不稳定。因此, 公共税收对社会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必须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其中, 与人民收入分配格局结构最直接相关的个人所得税, 在结构上的调整更为重要。我国《个人所得税法》自1980年9月颁布以来, 经过三度修改, 一直存在争议。现在, 如何让个税兼顾不同家庭、不同地区、不同收入来源等, 成为个税公平与否的焦点。一般而言, 在人们收入水平下降的时期, 大幅增加个人所得税征收规模, 或者超出人民实际收入增长水平过度增加个人所得税征收规模, 都会导致社会收入的不合理增长。税收负担。降低起征点将扩大征税对象, 从而影响社会中低收入群体的切身利益。由此看来, 在财政收入大幅下降的背景下, 财政部报告中的表述“门槛大幅提高后, 高收入群体受益更多, 低收入群体受益更多”群体将受到伤害”, 这确实意味着深刻。一方面,

如果担心费用扣除标准大幅提高, 会“影响全国税收总额”, 但另一方面, 财富账户的高收入者对于60%以上的国家, 但只缴纳35%的国家的个人所得税将继续, 偷税漏税将继续。偷税漏税现象风起云涌, 税收总量如何扩大?当然, 任何税收都不应该是一种惩罚。如果坚持提高起征点对穷人不利, 对富人便宜, 有问题吗?这些是否偏离了公众对个税的价值预期?权衡利弊后, 有关部门最终决定告诉我们,

“提高门槛不仅达不到扩大消费的目的, 还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在这种情况下, 最好不要提高起征点。的确, 调整个税相当于通过行政手段强行调整社会收入关系, 具有社会风险。当然, 要遵循稳中求变的原则, 避免过多的因素。调整个税也应与税制结构的总体稳定平衡相结合, 必须与降低企业所得税负担同步实施。只有这样, 才能防止社会税负的实际增加。个税调整还必须加强征管环节的征管技术能力, 建立包括现金管理、银行税联网等配套体系, 以及合理的奖惩机制。由于分类征收会造成纳税人实际税负不公的问题, 而实施综合征收改革的条件还不成熟, 税率调整被视为当前个税改革的一个突破口。提高现行所得税税率可以减轻中等收入阶层的税负, 继续向高收入阶层缴纳高额税款, 继续降低对低收入阶层的税率。然而, 实现这一理想的条件还远未完成。有了这些, 就没有必要急于调整税收。
       但是, 我们看到, 中国经济要复苏, 就必须走出上一个“高储蓄低消费”的循环, 必须加快增量改革, 加快利率调整。
       将大幅缩减福利分配格局,

补贴中低收入人群, 提高抵御通胀的能力。
       税制改革的根本, 应该是建立纳税人的责任、义务和权利之间的适当对应关系。如果个人税制设计不合理, 纳税人的权利和义务是不对称的, 如果公众不敢生病, 不敢失业, 不敢消费, 如果公众支付税收, 没有直接的社会福利保障作为回报, 如果公众不能享受到良好的社会福利和医疗保障, 必然会使税收抑制消费。关于个税“起征点”的争论势必继续。通过税收调整减轻中低收入者的负担是社会共识。如何适度增减, 如何通过制度设计实现减负、刺激消费的预期政策目标, 必须由政策制定者把握。